花犯念奴。阿戮咸鱼中

战五渣咸鱼 杂食
各种日常随机掉落

柑幸这段时间不太舒服,应该说是非常不舒服。
慢慢把身体蜷起来,把自己用被子裹成大福,“不想下床,”柑幸小声逼逼,因为不太清醒,声音软软的像糯米糕,缓缓举起双手胡乱的揉了揉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“但是杏黎黎不足了,好难受。”
柑幸陷大福开始向床沿挪动,大福离开了床,开始寻找杏黎。
杏黎坐在沙发上看书,余光瞥见自家被子成精,立刻开口阻止这完全不马克思主义的状况。“刚起床不能喝冷饮咖啡,我这有温白开。”
伪。被子精动作顿了顿,然后调整方向,朝着杏黎移动。躺在杏黎腿上,柑幸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,她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。柑幸伸出手抓住杏黎的衣角,深呼吸,仿佛想把杏黎的味道留在自己肺里似的。
“我是不是快消失了。”软糯的声音用不容置疑语气说出了疑问的句式。
杏黎听着心慌,“从你的日常运动量、饮食和生活习惯等方面综合考虑,不可能。”生硬的语气和完全下意识的评价。
“嘿嘿嘿,”柑幸痴痴的笑了“杏黎黎你怎么不结合我现在的身体情况分析呢?还有”闭上了眼睛在杏黎腿上蹭了蹭“你完全没有思考呢。”
“。。。”杏黎抿着嘴角垂下眼帘,放下了书,抚摸着柑幸的发。
“如果我没了,杏黎黎会怎么样?”语气中溢出了满满的期待,一点都不像病号。
杏黎稍微考虑了一下,“也会消失吧,”语气轻柔,像是怕把脆弱的蝴蝶吓走似的“我希望是这样。”
“谢谢你呀,杏黎黎。不过我这么贪心,就算杏黎黎不想,我也会让杏黎黎来陪我的。”柑幸眯着眼睛,笑着说“因为离开了杏黎黎我会死啊。”
“不会,这样的柑幸就很好。”杏黎低头吻了吻柑幸的眉间。
温暖的阳光落入室内,把一切都烤的暖烘烘的,比如沙发地毯。
阳光落入室内,这跟柑幸没关系,能温暖她的存在不多,比如她的杏黎和她的杏黎。
除了柑幸的一切跟杏黎都没太大关系,她在意的也不多,比如她的柑幸和她的柑幸。



学习写东西
存活打卡
下次尝试写其他孩子?

《舌尖上的古代中国》我为什么要晚上看这种书???

评论

© 花犯念奴。阿戮咸鱼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